与“死神”的交锋,歼-8试飞中那些不得不说的惊险故事

事实上,像这样惊险的试飞情况,王昂曾多次遇见。例如,1976年,王昂驾驶0001号歼-8原型机在试飞中遭遇后机身起火的重大特情,最后成功迫降,转危为安。

惊险时刻,六分钟无推力

1976年,滑俊在两万米高空做歼-8的发动机边界定型试飞,突然双发动机在空中停车。滑俊尝试开车。左发、右发、左发、右发,开了6次没开起来。这时候已经掉了6000米了。

当时,摆在滑俊面前的有两条路,一条是跳伞逃生,一条是继续启动发动机。滑俊毅然选择了第二条道路,在事后回忆时,滑俊称“没想过跳伞逃生。”因为滑俊驾驶的是当时唯一一架歼-8,滑俊称“试飞飞机毁掉以后,可能这一代飞机就都毁了”。

发动机停车整整持续了六分钟,六分钟无推力,飞机掉进乌云里,滑俊就像掉进了墨水瓶,什么也看不清。静心凝神,再开一次。第七次重启发动机,他终于听见了熟悉的轰鸣声。

这次试飞,亦转危为安。

图注:歼8II飞机首飞成功后,总设计师顾诵芬(右二)与现场总指挥管德(左一)、发动机设计师温俊峰(左二)、首飞试飞员曲学仁(左三)、首飞指挥员王昂在首飞现场。王昂曾在试飞歼-8时,遇到了不少危险的事情

图注:歼8II飞机首飞成功后,总设计师顾诵芬(右二)与现场总指挥管德(左一)、发动机设计师温俊峰(左二)、首飞试飞员曲学仁(左三)、首飞指挥员王昂在首飞现场。王昂曾在试飞歼-8时,遇到了不少危险的事情

黑色14秒

他立即意识到飞机出现超声速失速——空中飘摆。

这时,赵士兵清楚地知道自己面临的险境。任何一个微小的错误操纵都可能造成飞机空中解体,后果不堪设想,国外曾因此摔过多架飞机。按惯例,飞行员在这种条件下完全可以弃机跳伞。但赵士兵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即将定型的飞机,这可是几代科研人员的心血。

赵士兵强忍腰部扭伤的疼痛,镇定自若,凭着多年的试飞经验,迅速做出准确判断,并果断采取应急措施:稳拉杆、收油门、关加力减速……干脆、利落、准确的几个动作在瞬间完成,失控的烈马终于被他降服。黑色14秒,新型战机的宝贵数据参数保住了。

结语

歼-8系列战机的成功,正是飞行员冒着一次又一次的危险,飞行试验出来的。他们用赤诚和忠勇,在蓝天下,谱写下了歼-8最华美的乐章,为歼-8的诞生和发展,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热门聚焦

热门推荐
博狗bodog - 安全上网导航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统计代码
统计代码